砚雀

墙头很多看不惯算了

填不上的空缺【02】

    肖战这几天也是一直待在医院里陪着王一博,虽说很无聊,毕竟两个人的话也不多,绝大多数时间两人都是各做各的,谁也不干扰谁。也会偶有时间谈起三年的趣事,可是对于三年前的一切过往,两人好似没有发生过一样,都对曾经的爱恋默契地闭口不谈。

    这几天肖战和王一博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是对方怎么都行,哪怕再无聊也是可以忍耐的。而且王一博的伤实在好得令人惊讶,以至于让肖战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医院会联系自己,除了交了一天的住院费。很快,王一博就出院了,肖战也没打算久留,一是自己本来没有请几天的假,二是王一博的病好了他也没什么理由再待下去了。毕竟他可没有什么厚脸皮打着朋友的名号却怀着一颗龌龊心来面对前男友。

    走出医院门口,肖战开口:“一博,我…”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一博打断了。

    “战哥,你就多待一天吧。我请你吃个饭,感谢你这几天陪我。”王一博不仅找了一个十分冠冕堂皇的理由还带了一点撒娇的意味。

    刚刚经过了一场大雨,叶片上遗留的雨珠顺着叶脉流了下来打在肖战的肩上,随机消失不见,染湿了不大不小的一块衣襟,衣料半透不透地贴着身体,隐隐约约看见肖战的优美身线。

    王一博悄悄盯了一眼又马上别开眼。

    然而肖战全然没有发觉,只是一直想着刚才王一博说的话。他是最受不了王一博撒娇这一招的,明明一个大男人撒娇幼稚得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肖战每次都会中招,便笑着说:“好啊。”他本来就不想回去,现在又有人给了他多待一会儿的理由,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多待一会儿?

    那就让我再自私一次吧。

    王一博得到了一个满意答案,嘴角也翘起一点不易察觉的甜,生怕别人看见会抢走似的,只想自己一个人知道这一点点的居心不良的甜。

    一天后。

    肖战透过玻璃看见外面夜色渐渐漫过黄昏的云将晚霞染透,日光落下阑珊的灯火又将这个昏黑的城市点亮。他正打算拿出手机随手拍了几张照片,一抬头就看见王一博推门而入,咔嚓一声定格。他低头查看相片,果不其然一个俊美的青年入画。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吗?人海潮涌,被挤散的人原来还在自己的心里吗?

    肖战略带歉意地对王一博晃了晃手机说:“抱歉,刚才不小心把你拍进去了。”话虽这么说,但是他全然没有要删掉照片的意思。

    “没事的。”王一博脱掉外套将它披在椅子上,“菜上齐了,哥别玩手机了,吃饭吧。”

    “嗯好,不急。”肖战正准备抬筷子,这时服务员敲敲门走了进来,说:“先生您好这是我们赠送的新品自酿酒。”

    肖战点头示意,接过小酒瓶细嗅,低着头暗瞟了王一博几眼。

    “战哥。”王一博突然一喊名字,吓得肖战手一哆嗦差点将瓶子摔着,“这些菜你喜欢吗?”王一博一脸求表扬的小孩样实在让肖战感到无奈,明明知道自己说的是一句废话,曾经那么亲密的恋人,对不对肖战的胃口他王一博不是再清楚不过了。

    肖战在心中默默感慨,都三年了他还记得我的喜好,是他记忆力超群,还是他念念不忘?不过这又能怎么样,都是过往云烟了,早就化作雨滴落在不知名的角落了。

    他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又闷头吃饭,有时接着抬头夹菜的机会多偷瞄王一博几眼,倘若视线突然对上便立马转开,对对方眼中的一字一句忽视不见。几度让肖战觉得让自己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可下一秒又反应过来一切都是假象,自己脑海中的幸福都是现在偷来的晦暗的甜。他低下头喝了一大口店里送的酒,企图用烈辣淹没心中的苦涩。

    王一博见桌上的菜所剩无几,跟肖战打了一声招呼就转身出去多点几个菜。过了一会儿,肖战见他还没回来便自己扫荡桌上剩下的几样菜。等到王一博回来的时候,肖战连送的酒一滴都没剩。

    肖战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慢?”又定睛一看,“为什么还提着一瓶酒?”

    “为什么……”王一博大喊一声“哥!”

     肖战被王一博的一声哥喊得一惊,见王一博直接抬起酒瓶就开始喝,咕咚咕咚小半瓶酒很快不见了影,“战哥,谢…谢谢你,我…干了!”

    “干个屁!”肖战一个急步上前。


咕咕咕

鸽了鸽了(没想到第二周就鸽了)


【博君一肖】填不上的空缺(1)

26岁博×32岁战(主战)
老男人狗血破镜重圆(虽然不清楚怎么分的)
小学生文笔,写得超慢,暂时有存稿,每周末持续更新(?)
————————
   “师傅,到省医院。”
    “好嘞!”
    要是放在昨天,打死肖战他也不会相信他会去A市,更不会相信他去A市是为了一个陌路人——王一博,更准确点就是最熟悉彼此的陌路人。肖战紧紧地攥着机票的一角,心中宛若一团乱麻,他以为他们之间永远不会再有什么联系。说实在的肖战很讨厌这样的感觉,他喜欢在心中默默计划好一切,暗自猜想着未来,可是上天总喜欢出人意料,当初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贱不贱啊?都三年了,留这么多念想给谁看啊?
    肖战默默吐槽,也不知道说的是王一博还是自己。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自己仍如此清晰地记得他们的曾经,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昨天听到医院来电的时候自己会心头一紧……
    他们明明已经散了,拼不回来了。
    待到肖战回过神,车已经到了医院。在恍惚中他走到咨询台,“请问…”顿了顿“王一博是在哪个病房?”肖战把王一博的名字念得格外清楚好似在回忆着过往的自己是如何沉溺于爱恋的一瞥一笑,一腔一调,是多么的简单,而如今想来也是可笑。
    “302号病房,在您的左手边直走第二间。”
    肖战是一位老师更是一位天生的画家,他有着所有艺术家都有的对于爱情的渴望与追求,他本人也很清楚这一点。四年前他接受王一博就是如同飞蛾扑火,一样明知自己最后会遍体鳞伤甚至灰飞烟灭,可是他仍愿奋不顾身地深陷其中。爱情是漩涡,将一切以为避之不及的人卷入其中却毫无察觉,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一发不可收拾。肖战自认为自己活得很清楚,但也从来没有看清楚自己对王一博的沦陷已深深到自己没有发觉身边有他已经成为习惯。
    肖战站在病房门外,隔着一道小窗仅能看见被子的一角。他想开门冲进去看看那个熟悉的人是否安好?想到这里他的心犹如万蚁啃食又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掐着他的心脏,不能跳出声更不能痛出声。毕竟他没有任何一个理由让他为王一博心跳了,哪怕那个理由是多么的荒诞无稽。
    “先生,请问您是病人的亲友吗?”路过的小护士见肖战久久地呆立在病房门口终于出声问到。
    “……嗯,是的。他现在的状况怎么样?”
护士仔细打量着肖战,毕竟在医院待久了什么人都见过,这种就想在病房外看看的人也不少“病人目前的状况还可以,各项指标已经趋于正常范围内了。”
    肖战点点头并嘴角上翘了一下表示这是一个笑。
    小护士见他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先生您不进去看望一下病人吗?说起来这位病人也真是可怜这么久也没几个人来看他。”护士显然是经常劝说的人“先生您去看看吧,也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不然您来医院是为了什么?”
    ……
     肖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小护士说的实在很在理,他也便点了点头。
肖战轻轻地推开了房门,病房内全是一大片干净得让人陌生的白色,空气中溢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其中竟夹杂着几丝羹汤的鲜味。
    突然!哐!
    一声碗筷摔落到了地上,羹汤撒了一地。王一博直直地盯着肖战,但他什么也没说,也不敢动,生怕自己惊醒了这一点缥缈的镜花水月。
肖战示意让王一博先上床,但王一博仍旧是楞楞地站在原地。肖战无法,只好自己收拾起来这狼藉。
    ……
    两人在此期间都十分默契地没有说话直至肖战转过身来对着站在床头的王一博浅浅一笑。
    “一博,好久不见。”
    “战哥,好久不见。”王一博不敢直视肖战,因为这是两人皆知的居心不良。
    三年了,三年可以很长,三年也可以很短。但是这三年对于肖战来讲是前者,当之无愧的前者。

重合(旧文修改+添加)/主cp叶橙 副cp一堆

原著设定  文笔垃圾  剧情狗血  人物ooc严重

注意避雷!!!!!!!!

                                                                                          

第十赛季刚结束,夏休期还未正式开始,荣耀居然出了一个大新闻!!!


 ——叶修退役。


  整个电竞圈都一下子炸了锅。


  很多人怀疑这是个假新闻,毕竟有谁会相信一个刚复出一年有拿到冠军的大神会这样消失呢?粉丝都还期待着他的下个赛季又创造一个辉煌呢……


  但是很多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还如此的迅速。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不敢相信,其中包括兴欣自己。


  陈果看着叶修不急不慢地收拾着行李,硬生生地把在眼眶打转儿了好久的眼泪憋了回去,“……你真的要退役吗?”


  “…嗯,是的。”叶修回答,继续低着头收拾着行李。


  “叶修!”陈果对于这个答案显然有些不满。


  这次叶修转过头来,“嗯?”


  陈果盯着叶修的眼睛试图从中寻找出他离开的原因,谁知自己非常不争气,眼泪竟流了出来。叶修叹了声气,递给陈果一张纸巾,说:“我都是老人了,要回去养老了…兴欣交给你们了。”说完继续做刚才的事。


  陈果见叶修如此之坚定,便擦干眼泪问到:“那…你多久离开?”


  “嗯…后天吧。”


  “那明天呢?”陈果觉得作为兴欣的老板娘还是有必要关心一下自家队长的行程的,哦,不,是前队长。


  叶修侧了一下脸,神情十分认真,比刚才谈退役时还要认真:“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什么事!??”陈果一下子激动了,毕竟叶修都很重视的事。


  叶修故作神秘地没有转过身背对着陈果“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哼!什么嘛!”陈大老板对于这种到手的八卦飞了表示非常不满。陈果又站了一会儿,发现叶修根本不理她,实在待不下去了,与其在这里看他欠揍的样子,还不如走呢。陈果强忍着怒气,怕下一秒自己爆发把叶修打死了,“我先走了!记得明天的欢送会啊!”果断地下楼去了。


  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圈兴欣的人,大家看陈果怒气冲冲又落寞的样子,顿时间客厅本就低沉的气氛又低沉了几分。


  ……


“好了大家,我也去劝了,结果照旧。”陈果受不了这该死的寂静“难道没了叶修我们兴欣就会垮掉吗?”


  “就是!没有叶修还有我嘛!”魏琛马上应着,又透露自己的下限在何处。


  “得了吧你,你不也要退役吗?”陈果抱怨到。


  “哎呀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不是还有在这陪你吗?”魏琛猥琐一笑。


  陈果的脸染上一点红晕,难得有点害羞道“哼,要你陪我?!”


  无论如何叶修都是要走的,这大家都知道。所以没多久就各自散了,做自己的事去了。


  只有苏沐橙还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微博被一条条关于叶修退役的消息刷爆,感觉鼻子有点发酸,眼睛不停地眨着,狠狠地咬着下唇。


  这就是结果吗……


  苏沐橙匆匆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生怕自己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被人看去。


  回到房间苏沐橙好像再也忍不住似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下来。没有别的女生那样的毫无形象,苏沐橙的眼泪只是在慢慢地淌着,很平静,若不是眼圈红透了,大概是瞧不出的。可她就这样呆呆地坐在房间的一角,整个人蜷成一团,看着让人觉得很是忧心。


  苏沐橙想过去找叶修,问他为什么要离开。但又害怕,害怕他给自己的回答和别人没有什么区别,害怕自己在他心里和别人没什么两样,害怕他只把自己当做妹妹,害怕他只是完成和哥哥的约定……


  她不敢去找他,害怕自己到时候什么都憋不住,一下子就说出来了。

 


  苏沐橙早已哭得泣不成声只剩下抽噎,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不堪。
  结束了吧……


  而另一个房间内却还有着谈话声。


  “我说哥你真这么做?失败了怎么办?这可连朋友都难做成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可能失败?”叶修反问道。


  电话那头的人正是叶秋“啧,你愿意人家还不一定呢?说真的呢。”


  “……失败了就逃回来,成功了就带回来。”叶修盯着手中的精致的丝绒小方盒。


  ……


  叶秋“那你有计划就好,东西我可给你。退役了就早点回家,爸妈都等着呢。”


  “嗯。”叶修也干脆地回答,然后挂掉了电话。


  夜深人静,也只有一个QQ群闹腾着。


  众所周知,各类荣耀大神都喜欢上QQ,毕竟对于一天多数时候都在接触电脑的职业选手来说,QQ实在比手机更加方便。何况更有叶修这种没有手机的人存在,而且在群里有时还能捕捉到一些早就退役了的远古大神,久而久之荣耀职业联盟的群就越扩越大。总群一个,战队一个,爱好相同的一个,同时期的一个,职业相同的一个,妹子一个,汉子一个……然后群就数不清了。


  而大晚上能这么闹腾的也只有总群了毕竟人多。


  【夜雨声烦】:哎哎老叶出来@君莫笑你退役干什么刚拿冠军就走人你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冠军吗你一走以后冠军就都是我们蓝雨的了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千万不要舍不得啊
  【君莫笑】:呵呵
  【夜雨声烦】:叶修你什么意思来jjc我们pkpkpkpkpkpk!
  【君莫笑】:不去,下一个
  【百花缭乱】:不去,下一个
  【王不留行】:不去,下一个
  【海无量】:不去,下一个
  【一叶之秋】:不去,下一个
  【风城烟雨】:不去,下一个
  【一枪穿云】:……下
  【无浪】:不去,下一个
  ……
  【夜雨声烦】:你们!算了本剑圣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们了,但是你们兴欣是不是要给你开欢送会!!!
  【君莫笑】:没有。
  【夜雨声烦】:没有?你在兴欣这么不受欢迎你骗不了本剑圣的刚才我已经问过你们老板娘了哈哈哈哈我一定会去的
  【王不留行】:微草全员收到邀请
  【大漠孤烟】:霸图全员收到邀请
  【风城烟雨】:烟雨全员收到邀请
  【一枪穿云】:轮回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轮回全员收到邀请
  【生灵灭】:雷霆全员收到邀请
  【斩楼兰】:义斩全员收到邀请
  【索克萨尔】:蓝雨全员收到邀请
  ……
  【君莫笑】:我都退役了,你们还来抢我的退休金,啧啧,真是不要脸啊
  【夜雨声烦】:叶修你还好说我们不要脸
  【百花缭乱】:就是!叶修臭不要脸!
  【王不留行】:大胆叶修!敢在本王面前嚣张!
  【一枪穿云】:吃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一定会来吃饭的。
  【君莫笑】:那我就只能欢迎了,我们提供香菇炖鸡味,酸菜牛肉味,五香牛肉味,酸辣牛肉味……随便各位选择。
  【斩楼兰】:……
  【王不留行】:……
  【一枪穿云】:……
  【百花缭乱】:……
  【一叶之秋】:……
  【海无量】:……
  【夜雨声烦】:……
  【风城烟雨】:……(吓得黄少天都沉默了)
【您的好友“君莫笑”已下线】
  【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艹
  【百花缭乱】:散了散了
  【风城烟雨】:睡觉去了

    【夜雨声烦】:睡什么起来嗨啊!

总群就闹闹腾腾到了早上。

 

次日兴欣众人都在准备着晚上的欢送会,毕竟各大战队的正副队都要来,不隆重一点就会显得有些小家子气。其实许多选手并不在意这些。他们只在意能不能搞事情

 

还没到中午,就有人来了。不见其人,先闻其声的不一定都是王熙凤,还有可能是黄少天。

黄少天远远地就开始挥手:“唉,老板娘你在准备呢,老叶人呢?叫他来跟我pkpkpkpkpkpk!唔……”

 

喻文州机智地捂上了黄少天的嘴,笑着说:“老板娘你先忙吧,我们不用你招待。”

 

陈果感谢地看了眼喻文州,“那你们就自便吧,我先去忙了。”

 

然后陆陆续续不断有人到达,满屋子鸡飞狗跳,直到张佳乐在窗户旁看见楼下有两个人走进来。

 

张佳乐脸一下子有点苦逼:“韩队和张副队来了…”

 

顿时喧闹声消失匿迹。

 

连黄少天都闭嘴了……

 

然后房间里一直沉默沉默沉默……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叶修和苏妹子来了!”

 

刚才沉默的场面好似没出现过一样,又high了起来。

 

张佳乐叫到:“大孙!我买的奶油呢?!!快快快拿出来!!!叶修来了!!”

 

孙哲平把张佳乐为叶修生日定制的微草味奶油递了过去(你问微草味什么味?当然是中药味啦~)

 

咔哒,门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张佳乐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只听见一声哐当门又关上了,随之一声啪叽奶油拍在了张佳乐的脸上。

 

又一声咔哒,门又缓缓地开了。

张佳乐抹了抹脸上的白花花的奶油,谁知一睁眼就看见了叶修一脸的嘲讽。

 

还没等张佳乐开口,叶修就说:“还好我早有准备,不过四亚你这运气也还好了,这都可以。”说完又嘲笑了一下。

 

叶修回头对着苏沐橙笑着说:“看吧,我叫你站我身后有道理吧?”

“嗯。”苏沐橙笑着回答。

 

张佳乐盯了叶修一眼,怒骂道:“叶修你大爷的!接好你乐爷给你准备的礼物!”张佳乐把还没用完的奶油一下子摔到叶修脸上。

 

叶修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这次啪叽一下奶油直击叶修面门。

 

“噗嗤!”在叶修身后的苏沐橙憋不住笑了出来。

 

接着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声音传遍了房间。不少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一时间房间乱得不成样。

 

更有黄少天这种人无差别攻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天,自己活作死,叫你抢我们蓝雨的冠军和boss!笑死本剑圣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毕竟所有的人都没聋)

 

不知怎么就这样全程混乱的吃完了晚饭,也不知是谁提议去KTV,然后就出现了这样的场面。一群人在H市大夏天裹得严严实实的走在街上,实在引人注目,更加惊奇的是居然在街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认出来。

 

更奇的是一进入KTV包房,叶修居然叫了几箱酒,在联盟谁不知道叶修是一杯倒啊?这实在太奇了!

 

“看我干什么?喝酒啊!”叼着一根烟丝毫没有影响叶修说话“今天都是自己人,随意喝啊!”

说完就有几人蠢蠢欲动,别说其实联盟还真有特别能喝酒的人,只是相对较少,而且为了比赛的成绩平时基本不碰。但叶修不怕呀,兴欣会喝酒的多呀!你不喝,我们可以灌酒嘛。唐柔和陈果就不说了,但是包子绝对一个可以喝倒一半人的厉害人物。

 

“不喝一杯吗?”唐柔看着轮回的方向,笑着看着杜明。

 

杜明想着,女神都敬你酒了,你居然还不喝这不是不给面子吗?然后就倒了满满一杯,十分义气地一口喝了下去。毕竟杜明还没到叶修那样一杯倒的神奇地步,但是还是招架不住唐柔的这番攻势,最后杜明倒下了,然而唐柔也没好太多,脸特别红,头也发晕,也倒下了。

 

然后各方势力在兴欣大军的攻略下,基本全面崩溃,除了死活都不喝的韩文清和喻文州,当然兴欣也只剩叶修和苏沐橙了,大家对于主角和美女都还很客气,没有去灌酒。

 

“文州,你不喝一点吗?老韩呢?你也真不喝?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叶修试图说服喻文州和韩文清。

 

喻文州见叶修打友情牌:“叶修前辈你还不知道吗?我实在不能喝酒。”

 

叶修看了一眼韩文清。

 

“不喝。”韩文清果断地拒绝了。

 

叶修还坚持着:“真不喝?这么不给我面子?”

 

“叶修前辈你有什么幺蛾子就动手吧,就当我没看到。”喻文州心脏地笑了笑。

 

“嗯。”韩文清表示赞同。

 

“啧啧,真是玩战术的和老对手啊!那说好了啊。”叶修说完理了理衣服,转身走到苏沐橙身前。

 

苏沐橙笑着问:“有什么事吗?”根本没意识到叶修准备干什么。

 

“当然有事,”说完就从衣兜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小方盒子,单膝下跪“沐橙你愿意嫁给我吗?”

 

苏沐橙愣住看着叶修如同方盒中的钻戒那么闪耀的眼睛,这是她经常看见的,就像叶修对待荣耀的眼神,但是不同的是在其中多了几分缠绵的爱意。

 

叶修见苏沐橙没回答,依旧死死地盯着苏沐橙的眼睛希望她给出一个答案。

 

苏沐橙刚回神,看着叶修真挚的眼神,再也不能淡定了,露出一个甜蜜的笑,但又即刻敛去笑容:“我不愿意”

 

叶修看到那个甜蜜的笑容以为苏沐橙会答应,哪知道会拒绝,眼神顿时有点灰暗。

 

苏沐橙看出了叶修所想“这么容易就嫁给你,我不是便宜你了?”

 

叶修听到这句眼睛又亮了起来,然后苏沐橙接着笑着说:“所以现在你作为我的男朋友你的表示呢?”

 

叶修立马把戒指给苏沐橙带上,然后吻了苏沐橙的手背好似一个忠诚于公主的骑士:“以后我就是苏大小姐的人了,怎么样?”

 

苏沐橙笑着,又假装犹豫地样子:“唔…听起来还不错,但是……”

 

叶修赶忙做出阿谀奉承的样子:“既然还不错,赶紧把我带回家吧而且又不要钱多好。

“那好吧。”苏沐橙又假装勉强的样子说。

 

叶橙两人丝毫没在意旁边还有两个人,沉迷在自己的甜蜜世界里。

 

也不知是岁月如梭,还是每个人都老了……也有人离开了,但两条线还是重合了。

在一个凉爽的秋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悠闲地躺着藤椅上,任由着只有自己膝盖高的孙女抱着自己的大腿。小孩子眼睛特别水灵,格外讨人喜欢。老人把孩子抱起,顺手给了孩子一块糖,看着她的模样不禁感叹:“爷爷对你好吗?丫头真是越长越漂亮了。”跟她长得真是一模一样,但是这句老人并没有说出来。

 

孩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天真地看着自己慈祥爷爷,心想:爷爷可真好。但是孩子没有说出口。可要是让一些老人的旧友知道孩子此时的感受,一定会告诉这个单纯的孩子,你这个爷爷年轻时可跟慈祥一词半点不沾边,甚至可以说是隔了十万八千里。

 

老人见孩子不回答,又拿出一块糖在小孩面前一晃一晃,可就是不给她。

 

 “嘻嘻,爷爷最好了。”孩子还是忍不住诱惑说出来了。

 

 老人高兴地点点头,轻柔地摸着孩子的头。

 

 小孩子乖乖地坐在老人怀中,抬头安静地看着老人满是岁月流逝的脸。小孩子好动才坐了一会便就开始闹腾“爷爷,奶奶是什么样的人呢?”奶奶在孩子记忆尚浅时就去世了,对于奶奶便没什么印象。只是从父母的只言片语中听出奶奶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老人没有回答。

 

 过了半晌,才开口“你奶奶啊…你奶奶是个很温柔的人,也很漂亮。”老人的眼神顿时闪烁着柔光与眷恋。

 

 “那爷爷一定很喜欢奶奶吧?奶奶这么漂亮。”小孩子一向对漂亮的人都有好感。

 

 “是啊。遇见她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可是她已经死了呢…… 老人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老夫人是在3年前的夏天去世的,去世前几日还在说去拜访一下旧友一起聚聚,谁又能想到没几日的确旧友都聚齐了,但是独独缺了一个她呢?

 

老夫人下坟当天老人独自在坟边待了一个晚上,看着昔日的爱人变成了一张黑白照片,老人失魂落魄地倚在墓碑上,十分安静,只有靠近了才听得清,老人嘴边一直嘟囔着一个名字“沐橙。”

 

 这个老人正是叶修,那个曾经在荣耀联盟征战十年的传奇人物。

 

 但是他现在老了……

 

 叶修缓缓抽了一口气,“沐橙,你当初不是问我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吗?一直没时间来得及跟你说说。现在有时间了,我就陪你聊聊吧…” 

 

那是叶修17岁的时候,才开始懵懵懂懂懂得什么是爱。对于天天沉迷于游戏的男生来说应该是没时间社交,整天都扑在了游戏上。但是偏偏叶修身边有一个苏沐橙,再怎么不关注,也不能对于这样一个今后的联盟头号美人无视吧?就这样苏沐橙就自然地进入了叶修的生活。过了一段时间叶修意识到了自己对苏沐橙的不同感情。

 

当时实在年轻,不怕困难啊!

 

叶修发现自己喜欢苏沐橙的那个晚上就当即对苏沐秋说:“苏沐秋!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等会!这个野图还没拿下来!”苏沐秋丝毫不在意叶修这个很重要的事。

 

叶修走到苏沐秋身边猛的一摇他的肩膀,鼠标一偏,啧,走位偏了。苏沐秋转过来拍开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把腿翘起来装作一副很大爷的样子,“说吧,什么事?说完赶紧帮我抢野图!”

 

叶修瞄了苏沐秋一眼,吞了吞口水“那我说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苏沐秋十分看不惯叶修这一副婆婆妈妈的样子。

 

叶修深吸一口气,赶紧说了出来生怕等这口气散了,自己说不出来“我喜欢沐橙!”

 

苏沐秋随即翻了个白眼“你喜欢谁关我屁事…?!!什么!你滚吧!你喜欢沐橙!??”

 

叶修看着苏沐秋这个样子,紧张地舔了舔嘴唇“…我真的喜欢沐橙。我想追她!”

 

苏沐秋这个妹控,瞪了叶修一眼,看到叶修坚定的眼神,这种眼神他从未在叶修身上看到过,苏沐秋知道叶修这是认真的,但是少年人的认真又能有多久呢?

 

苏沐秋叹了口气“你简直是要气死我!”又继续说“不可能!”

 

叶修死死地盯着苏沐秋。

 

“你想怎样?!”

 

“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定会对沐橙好的!”

 

“……”苏沐秋低着头沉思着想着该怎么让叶修死心,偷瞄了一眼一脸真诚的叶修,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故作正经地咳嗽道“咳咳!既然你这么喜欢沐橙,我也不好多说,但是嘛……”

 

“但是什么!快说!”

 

“人总是要经历一些考验对吧?荣耀不是马上要开始职业联赛了吗?”

 

叶修点点头“所以你要我拿到冠军?这也太小瞧我了。”

 

“……唔,差不多吧。但是是三连冠,你行吗?如果你成功,那么我同意,但是沐沐那边看她,我不会帮你攻略的。”苏沐秋故意挑衅了一下叶修。

 

少年人年轻气盛,何况又是自己的强项,哪里禁得起这番话,当即叶修回答“怎么可能?当然行!”

 

苏沐秋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笑呵呵地拍了拍叶修的肩“那就这么说好了!别忘了啊!”转身又面对电脑,果不其然野图boss已经被其他公会抢走了。

 

啧!真他妈倒霉今天!

 

后来,苏沐秋逝世,三人的路上只剩下了苏沐橙和叶修。

 

三年后,叶修第三次成功捧起奖杯。第一反应就是去告白。可是他马上反应过来,顿了顿,给自家母亲打了电话“妈,我喜欢了一个女生,我想带回来见见你。”

 

“这姑娘如何?”叶母问。

 

叶修回答时嘴角藏着一抹笑,很甜“她很好,温柔又坚强,喜欢笑,比我小,而且长得好看。”

 

“她对你怎么样?喜欢你吗?”

 

“……”叶修沉默“……不知道”

 

……电话那头也回应了一片沉默。

 

“我还没告白。”叶修又补了一句。

 

“行吧。别耽误人家好孩子。”叶母,“你这么大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能给人家一个安稳的家吗?”

 

……

 

“再等等吧 人家姑娘还年轻呢。”

 

“好。”

这一等就到了十赛季,终于在一起了,真好。

 

后来两人成了电竞圈模范夫妇,一直恩恩爱爱。

 

天翻着鱼肚白,老人才从那神魂颠倒的状态中缓神过来,缓缓走出了墓地。

 

沐橙,这次是你先抛下我了……我该怎么办呢?

 

老人回过神来,可仍用手轻轻抚摸着戒指。

 

叶修没有告诉过苏沐橙,他们的戒指是他亲手设计的。戒指很简单就是平行的两条线逐渐重合在一起,尾端是夺目的钻石。

 

苏沐橙从来没有想过叶修也会有这般心思来设计一个戒指。

 

“可是我爱你啊,沐橙。”老人拍拍孩子的肩,示意让她去玩。孩子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老人独自躺着藤椅上,摇摇晃晃,想着旧事,旧情与旧人。

 

我不愿只与你生命相交,我想你剩下的日子与我重合。

 

                                                                                                         

这里是砚雀,谢谢大家点进来又看到了这里,这个很烦的透明作者还要叨逼叨逼。

重合这篇文时间跨度很大,并不是说文中的时间跨度大,而是本人把这篇文拖了很久(一年零两天)。所以思维和文笔上是断了的,肯定不太好,轻喷。我对全职也基本退圈了,现在补完这篇文只是断了念想,好随时闪人。就是这样,谢谢(鞠躬)。

 


喵喵喵╮(‵▽′)╭

武当的儿子……
那什么华武好像还蛮好吃的!!!

【娇喘脑洞】请各位大佬帮我圆梦

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想搞一发事情。但又自己没能力……所以呢就请各位dalao帮帮我。
就是把每个角色受到攻击的语音剪出来
也就是每个角色受到伤害的那一声“啊~”
剪出来就老刺激辣!就一个类似鬼畜的玩意儿,当然最好剪成片儿,嘿嘿嘿😊

祝大眼粑粑生日快乐!

对老叶的几句话

致叶修:
你说“荣耀在玩十年也不会腻。”语气之平淡,好似在说吃饭一样。但是谁又知道在这份平淡的背后藏着多少你对荣耀的热情。
你年少为了游戏离家出走,在别人看来这是不折不扣的幼稚,不成熟。可这只是一个少年对于梦想的单纯的渴望和追求。
我想看着你少年天真高高举起奖杯,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斗神之名无人不晓,但又有几人看到了你的无数付出努力。
你是那个时代辉煌,但也终究敌不过岁月变更。熟悉的故友一个又一个退场,陌生的面孔渐渐熟悉,可一直陪伴你的却寥寥无几。你孤独寂寞几人能懂?面对联盟的日渐商业化,你对荣耀却如当初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如此炽热,如此单纯。但毫无商业价值的你无情的被战队舍弃了……
你也许是不甘如此暗淡退让,于是从头开始,君莫笑,千机伞,散人之名重扬荣耀,这有一点疯狂。有人猜你是对嘉世的报复,但这实在想得太多,你想要的只有胜负!不负初心,你有一次高举奖杯,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你站在了灯光下,全世界都为你荣光加冕!
别的我不好说,但是 “再爱你十年也不会腻!”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你是我一生的荣耀!
你对荣耀的爱不停止,我对你的爱亦不会终止
#529叶修生日快乐#



差点赶不上了QAQ还好